故事的開始

今年五月,昔日學妹林小姐偕同其夫婿到德國旅遊,返臺後她送了一張在柏林愛樂音樂廳附近拍的照片給我 ( 左圖 ),照片右側的路標寫道“Herbert-von-Karalan -Str. ( 卡拉揚街 )”...,帥吧!外國人可以以藝術家之名為街道命名,或將其肖像置於紙鈔銅板上...,這點似乎是目前我們無法做到的...,不說這個,讓我以看圖說故事的方式來談談這座知名的音樂廳吧!

柏林愛樂音樂廳 ( Berlin Philarmonie ) 位於昔日的西柏林市,地點非常靠近已拆除的柏林圍牆...,建築師夏隆 ( Hans Scharoun, 1893-1972 ) 於 1956 年在競圖中獲選,隨即規劃興建,音樂廳於 1963 年竣工,左圖為完工時的照片,音樂廳的外觀奇特而樸實,外牆貼著淺黃色近似導盲道的磁磚,當時音樂廳四週仍荒蕪,與今日繁榮景象截然不同...。

 

左圖為柏林愛樂音樂廳興建中的檔案照片,右圖前者即為建築師夏隆,高雄串門室內設計總經理陳麗華小姐曾受邀觀摩柏林愛樂音樂廳,她告訴我:建築師夏隆幼時住在海邊,他將「船」的概念應用在這座音樂廳上,於是柏林愛樂音樂廳有了圓型的窗户,每處迴廊皆帶代表船身的不同部位...,這個訊息是不是讓這座酷酷的音樂廳多了份人味呢?


柏林愛樂音樂廳 ( Berlin Philarmonie ) 

音樂源自音樂廳的中央”是夏隆設計柏林愛樂音樂廳最主要的訴求,他認為將樂團置於大廳一端的布局阻礙了觀眾及樂師之間自由且強烈的交流...,於是他將舞臺移到音樂廳的中央,而觀眾席則分區分佈在舞臺四週,呈“梯田式”排列...,常看 DVD 的朋友應該會同意我的描述。

 

柏林愛樂音樂廳共有 2,215 個觀眾席,另有 120 個座位在舞臺上 ( 即樂團後方合唱團席 ),這 120 個座位必要時是可以賣票坐人的...,以後您聽到有人自稱他“幾乎”坐在團員的位子,雙眼盯著指揮家...,當指揮家揮手要團員起立接受鼓掌,他也情不自禁地站起來...,他沒有騙您,只是,他是坐在合唱席而非樂團團員席上...。

 

柏林愛樂音樂廳的容積為 21,000 立方米,面積為 1,057 平方米,滿場時殘響( RT )為 1.95 秒,若和美國學者白瑞納克( Leo Beranek )所著的“音樂廳和歌劇院 ( Concert Halls and Opera Houses, 1996 )”一書所評「音樂廳按音質主觀分級最頂級( A+ )」的三座音樂廳 ( 即 阿姆斯特丹音樂廳、波士頓音樂廳、維也納愛樂之友金色大廳 )相較,柏林愛樂音樂廳的低頻吸收有些過頭,但其觀眾與舞臺的親密程度 ( 各區的觀眾席最後一排距舞臺皆在 30 米以內 ) 以及其明亮透明的中高頻為這座音樂廳的特點。【註:白瑞納克先生是曹永坤先生的朋友,他曾訪臺,並在曹先生的安排下實地測量咱們的國家音樂廳,想知道結果嗎?請您也去買一本吧!】

柏林愛樂音樂廳除了是柏林愛樂的駐地外,許多外國樂團訪問柏林也經常在這媞t出...。右圖是柏林愛樂音樂廳的座次表,字母 A、B、C、D...等代表不同區塊和不同的價格等級...,不過不是每場音樂會都有這麼多種價格,我有一份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 ( Deutsches Symphonie Orchester Berlin ) 的節目册,該團在柏林愛樂音樂廳有定期的音樂會,他們價格就没分得那麼細...。


為音樂家和聲學家尋找共同的語言

 

談到音樂廳,我想在此插播一段白瑞納克先生的話,如果您自認是多知的音樂音響迷,請看,請想 ---

 

音樂和聲學彼此獨立成長,它們發展出完全不同的詞彙表,以表達不同的概念...;聲學和音樂在語言的需要上經常相互重叠,但兩個專業間的交流因缺乏討論具共識的共同語言而受到阻礙...,此外,阻礙 科學(聲學) 與 藝術(音樂) 間交流的,還有音樂評論家的美學用詞,這些音樂評論家的美學用詞既不解釋聲學也不解釋音樂,而是描述他們對樂曲和演奏的印象,他們言語主觀,很少遵守準確的定義,而且總是任性與短暫...(這是因為他們必需不斷更換並精煉他們的詞彙表),聲學家和音樂家都沒有能力為音樂評論家的美學用詞發展出可對應且可各自理解的專有名詞,於是混亂又更加混亂...,不過由於音樂評論家是具有洞察力且有經驗的聽眾,所以聲學家和音樂家都願儘量傾聽他們的任何反應...。

 

看完想完了嗎?音樂評論家是具有洞察力且有經驗的聽眾,那麼咱們四處可聞的音響評論家是否真有健康的經驗和敏銳的洞察力呢?我什麼都沒說...,哈!

 

問題還是要解決的,白瑞納克為聲學家和音樂家定義了 18 個專業術話,這些詞彙是聲學家和音樂家們都有用且能理解的,這些術語也大都需要結合許多個別的因素共同討論...,由於大多數我們既不是音樂家也非聲學家,詳文在此略過,相對人家對音樂和聲學的努力,我輩音響迷要用功的地方可多著呢!


柏林室內樂音樂廳

1987 年柏林市政府在柏林愛樂音樂廳旁建了一座適合室内樂演出音樂廳,全名叫“柏林室內樂音樂廳 ( Berlin, Kammermusiksaal der Philharmonie )”,右圖右側較小的那棟米黃色建築物便是柏林室內樂音樂廳。

柏林室內樂音樂廳共有 1,138 個座位,其沿續柏林愛樂音樂廳“音樂源自音樂廳的中央”的理念,舞台也是在音樂廳的中央,音樂廳的建築師是 Edgar Wisniewski,聲學顧問是 Lothar Cremer 和 Thomas Futteter,這座音樂廳的觀眾席採不對稱設計,屋頂的錐形物主要是用來擴散聲音的,柏林室內樂音樂廳的容積為 11,000 立方米,滿場時殘響( RT )為 1.8 秒,蠻適合室內樂與器樂獨奏的演出...。

 

左圖為卡拉揚 ( 中央彈奏大鍵琴者) 與小提琴家慕特 ( Mutter ) 於柏林室內樂音樂廳演出時的照片,可惜我找不到拍攝日期...,卡拉揚是在 1989 年去逝的,他在室內樂音樂廳演出的次數肯定不多...。


走入柏林愛樂音樂廳的意外大師...

 

看到卡拉揚、阿巴多、拉圖等指揮家踏上柏林愛樂音樂廳的指揮臺,我想沒有人會感 到詫異...,我有一本紹柏林愛樂的照片書,由於媕Y佈滿德文,請容許我繼續看圖說故事...。

 

該書充錄了多位曾與柏林愛樂合作過的大師的演出相片,包括安塞美( Ansermet , 1883-1969, 演出 Honegger / 火刑臺上的聖火貞德 / 1968 )、阿勞( Arrau, 1903-1991 )、巴畢羅里( Barbirolli, 1899-1970 )、巴倫波英( Barenboim, 1942- )、貝姆( Bohm, 1894-1981 )、布烈玆( Boulez, 1925- )....等,其中最令人意外的是下面三位 ---

 

伯恩斯坦( Bernstein, 1918-1990 )

1979 年伯恩斯坦受國際特赦組織之邀指揮柏林市政府組織下的公物 --- 柏林愛樂( 這告訴您...,因為...,所以樂團總監卡拉揚無法介入...),曲目是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 這個錄音由 DG 發行 ),您猜這次演出最大的貢獻為何?在這之前,卡拉揚從未將馬勒第九號排入其演出曲目中,在這之後,卡拉揚不到兩個月便在相同地點指揮柏林愛樂演出同樣的曲目,同時推出錄音...,卡拉揚後來又在不同地方多次指揮馬勒第九,1982 年另錄了一次令人難忘的馬勒第九的錄音...;對不起,話題回到伯恩斯坦身上...,伯恩斯坦最早踏入柏林愛樂音樂廳應在 1971 年,不過當時指揮的樂團是維也納愛樂, 1989 年 12 月伯恩斯坦還曾與柏林愛樂搭檔演出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不過,提醒您,這可是卡拉揚辭世後的事了。

柴利畢達克 ( Celibidache, 1912-1996 )

福特萬格勒 1945-1947 年因政治因素無法公開演出,柏林愛樂指揮的職務便由年輕的羅馬尼亞指揮家柴利畢達克一肩挑下...,當福特萬格勒去逝,柴利畢達克是卡拉揚能否接掌柏林愛樂唯一的競爭對手...,怎奈樂團選擇擁抱卡拉揚,柴利畢達克從此未曾再指揮過柏林愛樂...,對不起,應是說在卡拉揚生前未曾再指揮過柏林愛,卡拉揚去逝後的第三年( 1992 年 )柴利畢達克終於再度踏入柏林愛樂音樂廳,我用字很嚴謹哦!柴利畢達克離開柏林時還沒有柏林愛樂音樂廳...,而他首度踏入柏林愛樂音樂廳是在 1969 年,指揮的樂團是瑞典廣播交響樂團;1992 年他受邀指揮柏林愛樂演出布魯克納第七號交響曲,臺上還有幾位曾與他共事過的老團員,口德欠佳的柴利畢達克在排練時仍不時對樂團的演奏水準有意見,但真正演出後他還是激動的表示滿意,畢竟柏林愛樂是柴利畢達克生平所指揮的第一支樂團啊! ( 不要懷疑,他這輩子指揮的第一支樂團就是福特萬格勒一手調教的柏林愛樂...,人家就是有這個命...,但也因而註定終身漂泊。)

蕭提( Solti, 1912-1997 )

雖然匈牙利指揮家蕭提最廣為人知的職務是美國芝加哥交響樂團總監,但他與歐陸樂壇的關係始終深厚,蕭提曾任德國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法蘭克福歌劇院、英國柯芬園歌劇院等劇院總監,他與維也納愛樂合作灌錄的唱片也不少,卡拉揚死後薩爾滋堡音樂的職務也是由蕭提來接手,但蕭提到底有沒有指揮柏林愛樂在柏林愛樂音樂廳演出過,知道的人可能不多...,我手頭上的資料是:蕭提至少曾在 1979 年指揮柏林愛樂柏林愛樂音樂廳合作過馬勒第二號交響曲、1981 年還演出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難能可貴的是 --- 當時卡拉揚仍健在,他也没有因為蕭提而特別去練馬勒第二號交響曲...。

 

翻著柏林愛樂的照片書,堶掄晹釣潀鴗v逝的大師格外令人懷念,一位是德國指揮家鄧許泰特( Tennstedt, 1926-1998 ),有段時間他頗受柏林愛樂的歡迎,卡拉揚去逝時鄧許泰特接掌柏林愛樂的呼聲極高,可惜健康因素他只能數度進出江湖...;另一位是義大利指揮家辛諾波里( Sinopoli, 1946-2001 ),他曾兩次訪臺,我還曾託人拿唱片給他簽名...,據說辛諾波里後來因發生失誤而與柏林愛樂漸行漸遠...,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不是嗎?


音樂廳...

左圖是柏林愛樂的圖騰,有人知道這三個五邊形代表什麼涵義嗎?賣個關子,下次再告訴您...。 【已經可以說了,請按我...


回南方首頁 在南方聽音樂 談音 論樂 聽南方的音響